他的出现coisini

守护从来不是说说而已

圆满结束!相望不忘!永远记得~

谢墨杀驴太好磕了吧~


ichi:

🦁:“弟!弟!爱!你——!!!“

🐰:“哎你们还理他!”


P2(我倒要看看图二我还能写多满!!! ​​​

中秋快乐 合家团圆 🎆⭐️🌙
小情侣要甜甜蜜蜜的~

尼福尔海姆:

抬头,一只肖兔兔=(:з

小战:“Hi,狗崽崽,恭喜赢得了比赛!”

Ebo:(笑)“谢了,那肖老师,要一起去兜个风吗?”

小战:(同笑)“哇哦!我正好对摩托也有一点点兴趣呢~”

Ebo:“抱紧点哟。”

小战:“喂!啊啊啊,慢点儿啊!”

Ebo:“只是兜风,还没开始飙车呢!!”

小战:“你个狗崽子…”

Ebo:(笑)


从斯塔万格与你度过深冬01

發阿財:

《Automatic Love》——Anthem Lights


 


01  斯塔万格奇遇夜




 


深夜,斯塔万格机场灯火通明,但除了刚刚到达的旅客之外,基本没什么人。




王一博背着小挎包从通道出来,神色困倦。


和他一班飞机的乘客里,有一群人似乎是一个旅行团的,拖拖拉拉下了飞机,彼此等待。 


看起来是导游的人打着哈欠,睡眼惺忪地举起小旗子,集合清点了人数,带着队往机场大巴的方向去了。


零零散散的独行者们,也取了行李迅速各奔东西,再不见踪影。凌晨时分,天寒地冻,没谁愿意在外面逗留。


王一博却在机场买了杯热咖啡,没急着走。




他掏出手机在微信上给经纪人发了个定位,静静坐了一会儿。


机场暖气足,他一时半会儿还不想动,虽然之前在飞机上已经坐得够久了。


不知过了多长时间,咖啡在手心里逐渐散了热气,凉意透过手套传到了掌心。


他发着呆,才反应过来似的,起身把还剩一半的咖啡丢进了垃圾桶,拉着行李箱往出口去了。


 


斯塔万格的冬天是真的很冷,王一博穿着很厚的羽绒服,帽子围巾手套齐上阵,整个人几乎是臃肿的,但仍旧像暴露在冰天雪地里。




他在刺骨寒风里忍不住打了个冷颤,奈何拖着行李速度快不起来,只好认命,慢吞吞踩在雪地里,一脚深一脚浅,朝城市公交站那边走。


不远处车灯亮着,公交司机戴着厚实的皮手套,穿着皮实的大衣,看起来很暖和。远远看到他走过来,很热情起身下了车为他放好箱子。


只是他嘴里叽里咕噜说着的话,王一博侧着耳朵听了半天也没懂。




他仔细辨认了一会,确定的确不是在说本地英语而是挪威语,只好冲司机笑了笑:”Thank you very much.”


司机听懂了的模样,摆摆手又说了什么,见王一博一脸茫然,便用手不断比划着。


他心里猜测是询问目的地,上了车掏出手机,看了看先前订好的民宿地址,又转到Google Maps,将定位给他看,用英文缓慢地念了一遍街道名。


司机仔细看了半天,王一博想了想,又极慢重复了一遍街道名,伸出手指了指:”I’m going there.”


司机皱了皱眉,说了很长一段话,手上又比划起来。


 


两个人就这么站在驾驶位旁连蒙带猜,恨不得脚都用来比划交流,沟通了几分钟也没个结果,身后冷风灌进来,吹得人哆嗦。


发车时间已经到了,不知道是不是有乘客不耐烦了。余光里,后座似乎有人站起来了。




好像情况有点糟。






王一博站在司机身旁一阵头疼,正想着是不是用谷歌翻译一下,身侧忽然伸过来一只带着黑色手套的手,拿过了他的手机。


他扭头,看到一位同样全副武装的男人,甚至比他还多了副口罩,浑身上下只露出一双眼睛,凝神看着他的手机屏幕。




他盯着那张无处可看的脸,眼神难以安放,只好盯着他的眼睛看。


看了一会儿,竟然在这个节骨眼有些神奇地在想,这个男人的眼睛非常好看。




男人放大地图看了一会儿,先冲司机比了个没问题的手势,示意他可以放心开车,又扭头对王一博说:”It’s not far from where I live,I’ll take you there.”


很纯正的英伦腔,他耳朵小小惊艳了一下。


王一博没表现出来,只是矜持礼貌道了谢,但忍不住又盯着他的眼睛看了看。


不是欧美人,从露出的轮廓和肤色看,更像是亚裔。




男人看了一眼道谢都冷着一张脸的王一博,不置可否耸了耸肩,点点头把手机还给他,回到了自己的座位。


 


司机准备发车,王一博看了看车厢里零星坐着的三四个人,犹豫了一会,走到了男人身边。


“May I sit here?”


“Of course.”男人玩着手机,头也没抬。


王一博坐了一会儿,忍不住又看了他一眼:”I’m sorry,are you Chinese?”


男人像是并不意外他会这么问:”Yeah.”


王一博松了口气,转回了中文。


他有段时间没说中文了,开口甚至有点生涩:“我也是。”




他刚说完,心里一咯噔。


如果是中国人的话,不知道会不会认出自己。


男人却只看了他一眼又低着头看手机:“看出来了。”


他松了松心情,掩饰起方才一瞬间的失态:“你刚才跟我讲英语,我还以为你把我认成韩国人了。”


男人闻言扭头打量了他一下:“是有点像。”


“挪威人不说英语吗?”


“基本都会,今天是运气不太好。”


“......”


 


又聊了几句,他见男人似乎实在没什么跟他搭话的意思,自己也不是外向的人,于是没再说什么,只是靠在窗玻璃上暗自琢磨了起来。


男人主动提出送他去民宿,人很善良,但看出他是中国人也没什么反应,还有点冷漠,似乎不太乐意和陌生人搭讪;


他没戴口罩,可男人并没有认出他,应该是对国内娱乐不关注;


说的纯正英式英语,大概是常年生活在国外的人,可能就是英国,没准俗套点还是伦敦。


在伦敦生活的经验丰富独行背包客吗。


王一博慢慢想着,车厢里暖气开的足,司机车也开的很稳,风雪被隔绝在窗外,他迷迷糊糊睡了过去。


 


他是被男人推醒的。


王一博朦胧睁开眼,只看到男人背着包准备下车的高瘦背影:“到了。”


他迅速下车取了行李箱,一阵寒风吹过,整个人一个激灵,瞬间清醒过来。


司机见他们没有遗漏,打了个哈欠向他们告别,而后回到车上,关上车门向前方驶去,拐了个弯便不见了踪影。




街道暗下来,只有角落的昏黄街灯还亮着,能看到灯下飞扬的雪。


男人又问了他一次地址,带头走在前面,王一博在身后跟着。


雪地有点结冰,地面很滑,他穿着牛皮靴走的小心翼翼,轮子在地面偶尔擦出嘎吱声,一面走一面琢磨。


这个男人还挺高的,好像比自己高半个头,穿的很多,但还是看得出瘦。


年纪说不好,可听声音是年轻的。


看不清脸,但一定长得不赖。


不知走了多久,男人停了下来:“是这儿吗?”


王一博从暗自打量里回神,赶紧拿出手机对着图片看了看:“是,谢谢了。”


 


他是在Airbnb上定的民宿,房东去南方远游了——北欧人有时不喜欢冬天,于是在网上告诉他钥匙藏在窗边的花坛下。


他看到窗台上唯一的花坛,伸手摸过去,谁知摸摸索索了半天,按出一堆雪手印,满手冰凉湿润,也没摸到什么钥匙。


他愣了一会,心里有点不安,抓了抓头发,把门口可能藏东西的地方都摸了一遍。




男人在身后站着,看他不进门,趴在地上一会儿摸花一会儿摸树,隔一会儿还站起来摸摸窗户,有点莫名其妙:“你在干嘛,免费扫雪啊?”


王一博陡然听见声音吓了一跳:“我操!你怎么还没走?”


“等你进去,你怎么还没进去?”


送佛送到西,修养真好。


王一博有点尴尬:“钥匙出了点问题,我问问房东,马上...就进去了。”


男人点点头没再说话,只是看眼神好像有点嘲笑。




我操。


是不是啊,刚刚还觉得他修养很好。


王一博愣了,刚想仔细再看,就见男人移开视线,兀自发起呆来。


他只好先处理手头状况,掏出手机给房东打了个电话,忙音许久,没通,打了几个都是这样。


不知所措盯着大门发了会儿呆,他又打开WhatsApp。


聊天框的上一条记录还停留在房东的:The key is in the flower bed~Call me if you have any questions~ /love /love[钥匙在花坛里,你有任何问题就给我电话哦~]


“......”


他心里一阵无奈,给他留言:


Help me Jackson,I didn’t find the key anywhere....../cry /cry[帮帮我Jackson,我到处都没找到钥匙......]


几分钟过去,他鼻涕都要冻出来,Jackson那边依然没有反应。


太倒霉了吧。




王一博木着脑袋犹豫半晌,一咬牙,拖着行李箱走到男人身边,感觉自己尴尬到了极点:“抱歉,民宿好像出了点问题,请问你知道附近有什么酒店还在开门吗?”


“冬天这个时间,基本没有了,有的话也在很远,你没有车过去。”


“......”


男人琢磨了一会,看看他:“住我那里吧,明天你再去折腾。”


王一博心里觉得麻烦人,不大自在,但确实没有别的办法,于是点点头:“好,谢谢你。”


他又拉起箱子,扭头看了看本来可以住进去的蓝色尖顶小房子,叹了口气,认命跟了上去。


这次他紧几步走在男人身侧,自报了姓名:“王一博。”


男人侧头看了他一眼,眼里没什么情绪:“肖战。”


他暗暗记下,在心里想,名字好酷。


 


肖战住的地方确实不远,拐了两条小巷就到了。王一博看他从兜里掏出锃亮的钥匙,实打实地羡慕。


他进门就开了暖气,指使王一博把行李放在客厅角落。


王一博打量了一下,发现这间房子看起来是出门前简单收拾过的,但还是有居住痕迹。


“你自己的房子?”


肖战摘了口罩和帽子挂在衣帽钩上,摇摇头:“也是民宿,我前天到的。”


说着又看了他一眼,调侃似的:“没你那么坑。”


王一博尴尬又上来了,他看了眼肖战的脸,发现竟然很帅,愣了一会儿,不知怎么说道:“你鼻子红了。”


肖战笑了一声:“你口罩都没戴,以为自己很好吗?你脸还是红的呢。”


王一博搓搓脸再没说话,坐在沙发上发呆。四肢开始暖和起来,慢慢恢复知觉。


肖战坐在他旁边,打开百科搜了搜,有些意料之中:“明星啊?”


王一博陡然听他说话,愣了愣:“啊,我以为你不知道呢。”


“之前是不知道,但看身形气质,八九不离十吧。”


还有那张脸。




这是变相夸他了,王一博心里觉得应该感谢一下,但开口却有点欠揍:


“裹成这样也看得出来啊?”


他说完立刻闭了嘴,但肖战却仿佛没在意,只是说:“今天帮你,你怎么报答我?”


王一博一整晚上那点麻烦了别人的小歉疚终于有了地方转移,于是干脆又快乐地点开支付宝:“我给你转......”


“我不缺钱,”肖战打断,“你这几天帮我个忙就行。”


王一博愣了好一会。




他心里忍不住想,虽然我也不缺钱,但你就这么直白地说出来,是不是有点欠揍啊?




但还是点了头:“什么忙?”


“做我一天模特,图到时候修好了也会给你。”


“摄影师啊?”


“啊。”


“......”




王一博觉得这根本不像帮忙,反倒像是捡了个什么便宜。


肖战跑了一天,半夜还在冰天雪地里走半天,又困又累,看他自己琢磨没说话,也没再说什么,站起身道:“你睡一楼房间吧,衣柜里有干净被子,我先上去了。”


他说走就走,溜的很快,没给人酝酿说晚安的时间。


王一博在公交上睡过,这会儿并不困,在沙发上独自坐了几分钟,还是去洗了澡,慢吞吞铺了床,盖好被子躺在床上,直愣愣望着天花板发呆。


他难得没在睡前想到工作,被今晚才认识——甚至算不上认识的肖战吸引了全部的注意,忍不住地琢磨。


所以肖战,是个长相很有些吸引人的伦敦摄影师吗?




他不知道什么时候睡了过去,早晨是被手机震动吵醒的。


他慢腾腾从被窝里伸出手来摸过手机,稀眯着眼看了看,是有人来电,国外号码,于是按了免提:


“Hello?”


电话那头的声音活力十足,顺着扬声器传过来,一瞬间让王一博以为自己在阿根廷球场:


“Good morning Wang! It’s me!”


“……Jackson?”


他后知后觉想起那串号码格外熟悉。




Jackson先是问了王一博昨晚在哪里落脚,知道他借宿到别人家才松了口气,然后解释自己昨晚在酒吧的party狂欢,手机不知道扔到了哪里,所以才没接到电话。接着诚恳地反反复复道了歉,说自己临走前把钥匙留给了隔壁咖啡店的店主,但忘记了这回事,还以为自己放窗台了。


他说已经给店主打了招呼,他随时可以去拿,并不顾王一博的反对,执意免掉了房租,为了防止他拒接,甚至干脆地挂了电话。


王一博听着对面的忙音有些茫然,闭着眼脑子里都还是Jackson欢快的声音。




他做攻略的时候,一直听说北欧人有些冷漠,Jackson热情的有些意外,但他这样的生活...还蛮好的。


虽然并不缺这两天的民宿钱,但他心情有些莫名愉悦,看了看时间,已经快10点了,可窗外天才蒙蒙亮。


穿好衣服出了房间,他看到肖战坐在沙发上,戴着一副黑框眼镜,怀里抱着电脑像是在修图,刘海蓬松柔软遮了额头,拧着眉却是有些严肃的样子。




“早。”王一博率先打了招呼。


“起了?”肖战分神看了他一眼,“房子没问题了?”


他估计刚刚Jackson的大嗓门被他听的一清二楚,挠挠后脑勺:“嗯,我一会先过去。你今天拍照吗?”


肖战低头想了想:“你什么时候走?”


“明天。”


“那就今天吧,尽量快一点,三点多天就黑了。”


王一博点头,极快收拾东西,拖着行李要出门,肖战忽然叫住他:“对了,联系方式留一下。”


他这才想起这回事,很快报了wechat和电话。


王一博出了门,白天的巷子和昨晚不大一样,他边走边看,一路有些提心吊胆回了Jackson家,生怕旁边其实根本没有咖啡馆。


好在这次没什么差错,咖啡馆的老爷爷听清来意,友好地交给他钥匙,还给他煮了一杯咖啡。


房子已经被收拾的很干净,他只换了套衣服,就给肖战打了电话,在咖啡馆里等他。




肖战到的时候依旧全副武装,裹到浑身只剩一双眼睛,只是身前多出一个沉甸甸的相机,他看着王一博的深灰色呢大衣,皱了皱眉:“你穿这么点不冷吗?”


听起来很像妈妈冬天对自家臭美小女孩讲话的语气,他一下子不知道怎么回答。


“......你不是要拍照吗。”


他想了想:“把羽绒服套上吧,需要再脱。”


王一博确实冷,于是依言回去套上羽绒服,出门时肖战调了调焦,站在楼梯下对着他咔嚓来了一张:“你想去哪里?”


王一博早就习惯了镜头,格外自然:“你拍照,先跟你走。”


肖战点头,看了看刚拍的照片,又举起相机,露在相机外的半张脸带着笑:“不错嘛,再来一张,表情酷一点。”



情书

最爱


月湾龟:











致肖战:








肖老师说去年收到的信,字太差,而且写得太简单了,甚至要求我假如无法直白表达的话,可以写韩语。非常感谢肖老师的体贴,但是为了体贴肖老师,我还是用中文吧。也请肖老师正确认识自己的韩语水平,切勿自满。








我非常想念肖老师。








请肖老师也学会正确表达,直白表达。想我的话可以直接给我打电话,不需要一个微信问我忙吗,会打扰吗。虽然我知道你就喜欢我一个电话拨过去,甚至带点不高兴的语气问你发生了什么。请肖老师收起自己的假客气,不要得了便宜还卖乖。








肖老师少撒娇,好好撒娇,不要老是傲娇。








肖老师请正确认识我和同组女演员的关系。请不要在闲的无聊的时候,给我发粉丝剪辑的同人视频,故意和我说好配哦,也不要报复心极强的,在我报备过有吻戏之后,和我赌气不回消息。除了不能设置的手机等通讯设备外,别的全部都用上了肖老师的照片,包括我的钱包内夹,我的摩托服内口袋,以及家里的角角落落。请肖老师不要无理取闹。








假如要闹的话,也可以,但不允许不联系,不回消息。看恐怖片也不可以超过三部,不可以太恐怖。不可以再出现上次陪你看完后,你晚上又出去参加活动这种事,临时的也不行!请肖老师关心下自己男朋友的身心健康。








请肖老师不要再叫我小朋友,不要一边问我怎么办,一边又叫我小朋友。想要依赖我的话就依赖,不要不好意思,也不要口是心非。肖老师请不要再用嘴巴硬来掩盖自己容易害羞的事实。








请肖老师不要故意抗拒合理的成人要求。不允许以自己年纪大了这种鬼话为由装可怜。肖老师这么年轻,走出去甚至看起来比我还小,相信自己,你可以的。肖老师有过从业设计的经验,家里的家具设备都是你一手操办购买的,不允许妄自菲薄。家里的沙发很牢也很软,桌子是实木的,浴缸装了扶手,阳台藤椅肖老师也算过受力系数,不存在不牢固不安全这种可能。假如有,请肖老师提出意见,卡在你身上,及时更换淘汰次品,不需要省钱。








肖老师可以和朋友出去玩,也可以喝酒,但是请记住自己糟糕的酒量,喝醉以后请乖乖睡觉,不要再问我摩托和你掉进水里会救谁这个问题。首先摩托好好停在地下室里,就让它好好呆在那里。你好好在我怀里,也请好好呆在这里。大家井水不犯河水,不必闹得你死我活。








好吧,我会救你。但是下一年的生日愿望,请肖老师买一辆新的摩托给我。








我可以陪肖老师去看海绵宝宝,也可以听你洗澡的时候糟糕的配音骚扰,甚至允许你在床上放一个小的海绵宝宝。但是不允许为了让我停下来,在进行的过程中故意用海绵宝宝的语气和我说话。








第一,太傻了。第二,我也并不是有那么好的毅力。第三,害人终害己,再怎样,你都是逃不掉的。








正确喊停的方法我已经教过你很多次了,叫哥哥或者老公没什么不好意思的,就像我经常叫你老婆一样。假如你喜欢重庆话版的,我也会努力学习。








我可以陪肖老师吃火锅,但是请肖老师尊重鸳鸯锅。也不要吃过八百遍了以后,还以“我尝尝不辣的是什么味道”为由,一次次把筷子伸进我的清汤锅里,直到清汤锅也泛起红油。








我知道肖老师是小朋友,小朋友总是隔碗香。想吃的话,肖老师请直接说,我会喂你。








肖老师想学跳舞我可以教你,但是不可以叫我教女团舞,结果自己只看不学。更不允许一边哈哈大笑,一边录下视频放在朋友圈,虽然我知道肖老师是在炫耀,但是请低调。而且,你再怎么挣扎人家也知道,在上面的是我不是你,不用在这件事情上企图混淆视听。








今年我完成了两部电视剧的主役拍摄,一部电影的配角拍摄。肖老师完成了两部电影的主役拍摄,和一季常驻综艺的录制拍摄。我们这一年的工作都非常认真努力,因此可以说聚少离多。我已经准备好明年年初休假一个半月,请肖老师也合理安排假期,上次滑雪已经是好久之前了,请肖老师不要因为自己只能滑初级赛道,并且不断摔跤,而放弃此项运动。








上次在山顶小屋喝的汤配上山羊乳酪,我记得肖老师很喜欢。这次也会再去。








好了,飞机要落地了,接下来的几天我要备赛了。请肖老师不要又打电话哭兮兮地和我说有事不能来,然后又偷偷摸摸出现在贵宾席,戴着墨镜和帽子。今年有中控观察室观赛,请肖老师自觉领取家属票前去观战。








不要装作很崇拜我的样子吹彩虹屁,但是叫哥哥说你真棒可以继续延续。








不要担心,我会做好一切保护措施准备,好好比赛,绝对不会让自己受伤。一定安全第一,肖战第二,成绩第三。








请肖老师准备好掌声和欢呼吧。








最后,说点肉麻的东西,但你知道我不擅长这个。








肖战,这是我们一起度过的第五年。谢谢有你的陪伴,我是一个习惯了孤独,但是又不想接受孤独的人。感谢你一直在我身边,让我有了一个家。








我们会一直走下去。








我爱你。








我爱全部的你。 



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

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王一博






END